>

红姐高手论坛-红姐高手论谈免费资料大全

城市快报

- 编辑:红姐高手论坛 -

城市快报

图片由肖欣提供
  ■ 人物

  肖欣 女 南开大学政治哲学硕士 主修环境政治

  ■ 身份

  中国青年环保志愿者 哥本哈根会议气候使者

  ■ 经历

  2008年,曾到印度尼西亚考察当地气候变化情况;2009年7月,参加“对抗气候变化,爱上零度贫穷”I DO大型公益活动,远赴甘肃感受当地贫穷人群受气候变化影响的情况。

  ■ 声音

  “代替他们,把他们和‘气候变化’的故事讲给大家听。用真实的故事,给冷冰冰的碳排放数字加加温。”

  新闻故事

  哥本哈根会议,被称为“拯救人类的最后一次机会”。当地时间7日10时40分许,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开幕。50多名中国青年气候使者从全球各地陆续飞抵哥本哈根,这也是历届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简称COP)中,首次最大规模出现中国青年环保志愿者的形象。他们的任务——发出中国的声音,以行动表达中国普通公民应对气候变化的立场。

  热心公益 参与本报活动

  大学期间,肖欣一直非常关注环境生态问题,并积极投身各种公益活动。校内的环保组织、志愿者组织,都活跃着她的身影。

  “我还是‘爱心成就梦想’的志愿者呢!”正在哥本哈根的肖欣告诉记者,大二那年暑假,她参加了本报“爱心成就梦想”慈善助学的“好心好报”活动,组织学校记者团的同学们一起走上街头、走进社区,回收旧报纸,将所得钱款用于捐助需要帮助的家庭困难的“准大学生”。

  “那次活动,让我懂得了‘聚沙成塔’的内涵。”肖欣说,那时候的她,刚刚接触志愿活动。“现在许多媒体采访我,我都会提起大二时在《城市快报》做志愿者的那次经历。”肖欣颇为骄傲地说。

  海选荣任 源于丰富实践

  肖欣作为气候使者前往哥本哈根,是“海选”出来的,她也是国际扶贫机构和发展机构乐施会在全国网络海选中诞生的唯一一名哥本哈根气候大使。

  今年夏天,乐施会气候项目官员到南开大学为学生们开展工作坊活动。这名官员介绍了乐施会正在进行的应对气候变化的“I DO”行动,这是肖欣第一次接触“气候贫穷”,在此之前,肖欣一直简单地认为,气候只是一个生态问题,跟贫穷扯不上什么关系。于是,到真正贫穷的地方去看看,成了肖欣的心愿。随后,她执著地找到该组织的负责人,表达了自己希望加入该活动的愿望。

  接下来的日子,她跟往常一样利用暑假去甘肃支教。但等她回到学校的时候,发现网上征集I DO大使的活动已接近结束。于是赶在活动结束前,肖欣花半个月时间通过网络提交了一份《社区节能策划案》和一份自己关于气候变化的认识。肖欣在提交报名后,由于其“刻苦认真”“每天更新博客”及“实习经验丰富”而最终获得了这个机会。

  两次入甘 记录贫穷干涸

  9月中旬,乐施会初选出的11名气候大使前往甘肃走访。

  “从夏天到秋天,从四川到兰州,看到不同的地貌,带给我的是震撼和沉默。还记得两年前去四川时,一路穿山越岭,满眼郁郁葱葱;今年的路上,可以见到大块山体滑坡后裸露的红土,触目惊心;在甘肃,从机场到兰州市区,从兰州到靖远,大半天的车程,一路几乎都是生硬的土黄色,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黄土高原,随手拍下一些照片,突然间就明白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艰辛……”肖欣在博客上写下自己对甘肃的第一印象,在接下来的考察中,她也用文字和镜头,记录下了那里黄土的干涸,那里乡亲们渴水的眼神以及气候给那里带来的贫穷。

  11月下旬,去参加哥本哈根会议前夕,肖欣又一次踏上了去甘肃的路程。这次,她是带着任务的,“我要用中国内地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实证,为气候贫困人群代言,用真实的故事,去给冷冰冰的碳排放数字加加温。”

  “见证人” 讲述中国故事

  来到哥本哈根这几天,肖欣每天都有新收获。“本来觉得自己是个孩子,来凑热闹的,但来到这儿的几天,让我觉得自己变强大了。”肖欣告诉记者,“通向会议大厅的走廊里有一块电子屏幕的展板,上面是来自世界各国的受气候变化影响的人们的声音,我在上面发现中国竟然是空白,对我触动还是挺大的。”

  肖欣说:“这半年来,我参加乐施会的活动,两次到甘肃,亲眼见到那里人们的生活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是很严重的。”肖欣说,她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个声音传递给全世界。当她把这个想法写进博客的时候,她的同学留言说,“小欣,你就是来自中国的声音。”

  “我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特别感动,觉得自己在这里能做的其实很多。”肖欣说。

  谈到这几天的活动,肖欣告诉记者,乐施会在现场做宣传时,还有一个活动是邀请世界各国的气候变化见证人来讲述那里的故事。“本来,我不是见证人,但他们听了我的故事,就把我加了进来。很幸运的,我也将作为见证人参加15日的活动,把中国的故事讲给大家听。”记者 刘晓艳

  新闻日记

  “让哥本哈根听见我”

  别让《2012》成真

  2009年11月23日

  每天都在地铁里看到《2012》的预告:玛雅预言的世界末日来临,人类是不是无路可逃……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周末拉上闺密直奔电影院感受震撼。

  2012或者后天,真的只是个传说吗?可怕的事实——地球真的在变热。气候变化已经成为真正的人类危机,毫不留情地在我们每一个人面前上演。和电影情节如出一辙的是,最贫穷的普通人成了灾难最大的受害者,他们买不起10亿美元的天价船票,无路可逃。

  人类未来的诺亚方舟,能不能从哥本哈根迎风起航,你我都有权力亮出呼吁跟声援,一切都还来得及。

  突然间为自己身上所承担的使命,由衷地感到骄傲。

  重回甘肃

  2009年11月28日

  上周我和乐施会气候变化官员李宁又回到甘肃,再次探访在气候变化中“贡献最少”却受害最深的人们……气候变化从根本上说是发展问题,是人的发展应对气候的变化,迫切需要的是深入生活的、面向大众的对人的关切,而不是碳排放数值的加加减减和政治游戏规则的不断升级。推动哥本哈根大会的谈判,我们需要这样的声音来表达普通人特别是穷人的真实诉求。

  这一点,乡亲们感受最深……他们没有机会走进谈判场,甚至看不到电视和报纸的新闻,但是我会代替他们,把他们和“气候变化”的故事讲给大家听。

  我的行李箱沉甸甸的,里面装着几样乡亲们的宝贝,我要把它们带去哥本哈根,用真实的故事,给冷冰冰的碳排放数字加加温。

  夜闯哥本哈根

  2009年12月4日

  我们到啦!!!哥本哈根机场指示牌用的中文字体特别可爱……机场的各个角落里都能发现跟COP15(即《联合国气候变化公框架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会议)有关的东西,看来这个城市已经准备好欢迎我们。

  小城大事

  2009年12月5日

  到COP15会议中心Bella Center的交通很方便,搭地铁3站,下车一眼就能看到COP15的巨型海报,连地铁也喷涂上绿色的地球图案。Bella Center周围的各种展台、设施还在搭建中,随处可见警察带着警犬在做最后的安检工作,三天后,全世界的目光都将聚焦这里……圣诞节就要到了,整个城市已经充满了红色的甜蜜味道。今年有些特别,在地铁站、街心广场、高楼的巨型广告牌上,在圣诞树的人力发电彩灯里,处处都能发现跟COP15有关的创意。

  前方即时战报

  2009年12月7日

  今天要把一个来自马尔代夫的气候变化见证人“沉入水底”,警示大家,如果这次大会不能制定有效协定来应对气候变化,在不久的将来,马尔代夫这样的岛国可能就会从地球上消失,世世代代在那里生活着的人们也许将要“沉入海底”,成为和亚特兰蒂斯一样的传说……

  丹麦人作为东道主彻头彻尾的发扬了北欧的极简风格,Bella Center不是个富丽堂皇的会议大楼,而是临时搭建的简易房,有意思的是,这里的花盆、垃圾箱,甚至是一些“板凳儿”,都是用回收纸制成的,是很切合COP15的主题。

  所有这些人,还有我们背后无数支持的力量,包括我们最小的气候变化代表,都在联合国气候谈判这个大迷宫里为这个世界的明天寻找出口努力着。

  我们在这里

  2009年12月8日

  Oxfam(即乐施会)在这里,为贫穷人发声……中国在这里,为人类共同的未来做出努力……在这里,我们的声音汇集在一起,多点倾听,多点了解。

  哥本哈根没有童话

  有人这样预测2050年的世界:

  A国当年温室气体排放严重超标,联合国“碳安全理事会”投票谴责,提出限制出口等经济制裁措施。

  B国当年碳排放预算出现严重赤字,“国际碳基金组织”闻风而动,提供碳排放紧急援助同时,附加苛刻条件,要求B国调整经济结构,平衡碳排放预算。

  C公司曝出单位产品碳排放量造假丑闻,一夜之间,行业领先的这家跨国公司宣布破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一篮子货币中,碳排放配额的权重首次超过美元。

  每一笔国际贸易和跨境金融活动,均需支付特别碳关税,用于救助气候难民和遭淹岛国的全球气候基金。

  全球游资爆炒碳排放权期货,导致石油危机、金融危机以来又一次全球性经济危机。

  ……

  是的,对于2009年的世界,2050年“这些事”仍是乌托邦式的幻想。不过,随着气候变化话题愈发深入,在盛产童话的丹麦首都哥本哈根,这些幻想的现实味道开始浓烈。

  有人预言,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可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最重要的国际会议”。话虽夸张,从对世界格局的潜在影响看,有一定预见性。

  二战后,国际政治和经济体系可简单归纳为“冷战”、联合国宪章下的“集体安全机制”以及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两大体系掩护下的“美元霸权”。如今,“冷战”几成历史名词,“美元霸权”摇摇欲坠。以百年一遇的全球性金融危机为触发点,世界加速寻找新秩序的方向。

  气候变化问题适时而现。它的内涵和外延遍及粮食、能源、环保、发展等全球性挑战,最有可能成为搭建世界新秩序的舞台。随着全球变暖和减排深入人心,“气候主权”、碳排放权,某一天或与传统意义上的国家主权、人权并列,成为一国重要属性。

  由此,围绕碳排放权和“气候主权”,建立起新的“集体安全机制”、新的全球贸易规则、新的能源产销格局、新的经济发展模式……一切皆有可能。

  正是这种可能远景的压力和动力下,190多个国家不分大小,无论穷富,在哥本哈根的台前幕后展开激烈博弈。这是维护生存权和发展权的博弈,是划定“气候主权”与国家主权界线的博弈,也是抢占世界政治和经济新秩序“制高点”的博弈。

  2050年并不遥远,哥本哈根没有童话。

  据新华社电

本文由学信档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城市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