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姐高手论坛-红姐高手论谈免费资料大全

北京大学王一方教授应邀来我校举行,承受生命

- 编辑:红姐高手论坛 -

北京大学王一方教授应邀来我校举行,承受生命

  ■ 在我们步入神圣医学殿堂的那一刻起,医学生誓言就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履行和坚守诺言,“精”于专业,“诚”于品德。

2016年12月8日下午,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王一方教授应邀在我校教学办公楼第二会议室举行有关“平行病历”的学术讲座。我校教务处,学生处,团委,第一、第二临床医学院部分科室主任、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部分教师参加了此次讲座,讲座由段志光校长主持。

  ■ 虽然目前治愈冠心病仍是一个遥远的梦想,很多医务工作者包括我自己,仍在为之奋斗,从基础研究到临床诊疗,每条路都走得磕磕绊绊,每当碰到挫折,几乎准备放弃的一刹那,都会想起病人们充满希翼的祝福和重托,这些就是我们在医学之路上,应该坚持走下去的最简单却又最充分的理由。 

图片 1

  ■ 正确地诊断疾病实非一件易事,需要大量的时间搜集病史、症状、体征、实验室检查和疾病不同阶段的一切表现,并正确分析与综合这些临床材料,请多留点时间留身边的每个病人吧。

王一方教授深入浅出地讲解了平行病历的起源及其与叙事医学的关系。他指出平行病历是临床工作中的标准病历之外的关于病人生活境遇的“影子病历”,是病史的拓展,从疾病发生史扩展到家族史、社会生活史、精神发育史,是以我是你的立场记录病患故事以及自己的观察、体悟、写作、讨论。平行病历具有挑战“程式化书写”的现实意义,倡导我手写我见,我手写我感,我手写我思。它是一种个性化的书写,要求医生用自己的语言来见证、书写病人的疾苦和体验,继而通过小组讨论来交换对病人疾苦的理解和对自我诊疗行为的反思,目的是训练医学生的医患共情,加深对患者的同情、共情和移情,由此强化“以患者为中心”、“医者以慈悲为怀”、“治疗与照顾并重”等医学职业精神。王教授的讲座内容新颖、丰富、生动、有趣,充满人文关怀,突显现实针对性,拓宽了我们对于医生、患者、病历的整体性认识,丰富了我们对于医学人才培养的人文构建路径。在自由互动环节,与会人员就现实相关问题与王教授进行了深入的学术讨论与交流。

图片 2

段校长在总结讲话中指出,医学人文是一个永恒主题,大健康人文更是一个永恒主题,希望与会人员结合王教授宣讲的平行病历进行思考和实践,结合我校全面实践的“五全”大健康人文教育教学体系,结合人才培养模式改革、临床实践教学改革和医学人文教育教学方式改革,积极探索和实践行之有效的方式方法,努力提升医学生人文素质,着力培养医学生职业精神,为提高我校师生的岗位胜任力做出努力和贡献。

  本人从医仅十余年,再除去读博和科研的时间,所以行医的时间真是很短暂,这次的笔谈算不上什么经验分享,只是记录了一个医生成长过程中的某些记忆和感想。由于医学培养的艰辛和漫长,许多年轻人困惑于在是否从事医学。目前医疗社会保障体系正在逐步完善,医患关系也处于相对比较敏感和脆弱的阶段,一些暂时遇到困扰和误解的年轻医生,正犹豫着是否需要重新调整职业方向。所以,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过去的经历和感动,希望年轻医生能更坚定医学这条充满希望却艰辛的道路,一起推动祖国医学事业的发展和进步。

  医学誓言

  两千年多年前,古希腊医圣希波克拉底曾立下了誓言“我愿尽余之能力与判断力所及,遵守为病家谋利益之信条。我唯一之目的,为病家谋幸福,并检点吾身”,这是每位医生和医学生耳熟能详的医学誓言。唐朝孙思邈的《大医精诚》篇被誉为东方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其指出“大医”者需具备“精”和“诚”两个素养,“精”指医者必须博极医源,精勤不倦,“诚”则指医者必须品德高尚,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而每位中国医学生在进入医学院的第一天,都会诵读 “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庄严的时刻,沉甸甸的誓言,交付在我们每个医学生手中的则是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信任和责任。

  如今的社会,流光溢彩,各种诱惑层出不穷,同时由于医学对某些疾病的局限性和病人期望值之间的落差,社会保障体系和病人需求之间的矛盾,错综复杂的医疗纠纷,不断把医生推到了徘徊的边缘,是去是留,相信很多年轻人都会有类似的困惑。其实,在我们步入神圣医学殿堂的那一刻起,医学生誓言就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履行和坚守诺言,“精”于专业,“诚”于品德。短暂的挫折和误解,一时陷入困境,不能自拔,这些都是成长过程中的小插曲,也是每个医生成长的必经之路,只有经历过这些曲折和磨难,才能历练成一个成熟的医者。

  来自身边的感动

  医学大师张孝骞教授说过“病人和医生,是战友,是同志,是朋友,要善于向病人学习。”很多深刻的记忆的确都是来自身边那些可爱的病人,这些感动一直鼓励和支持着我。在记得当年硕士毕业课题是一个临床研究项目,需要反复抽血留取样本,很多病人都拒绝参加这个项目。有一天入选了一位年近古稀的离休老干部,我大致解释了研究内容,老人似懂非懂,但还是很配合得完成了研究项目,出院当天早上,老人早早收拾好了行李,但是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病房门口等了我许久,看到我之后,语重心长得跟我说了短短的两句话,“姑娘,我知道你在拿我做研究,可是我很高兴。希望你们能找到彻底治疗冠心病的方法,让后人不再受和我一样的痛苦”。再后来,我有幸参与了几个国际多中心的临床研究,这些临床研究药物在中国大多没有正式上市,药物的疗效、适应症和不良反应都是在逐步摸索的阶段,这些情况我们在入选病人的时候,都会说得非常清楚,因此,很多病人在签署知情同意书的时候,表情都非常悲壮,但是他们还是很坚定的告诉我“只要能找到治疗冠心病的新药,参加这些临床试验是值得的,不为自己,至少为了将来的人们”。

  很多年过去了,正是在这些默默无闻的病人的支持下,很多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中逐步有了包括中国人在内的研究数据和亚组分析,很多新型药物有了中国人的使用经验和报道,当这些文章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JACC等知名心血管杂志上时,当这些新药逐步写入临床治疗指南使,除了感谢那些研究者、医学专家和知名教授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感谢一下那些义无反顾参与临床研究、善良而勇敢的病人呢?他们交付给我们的可是沉甸甸的生命和改变人类生命轨迹的重托啊!虽然医学杂志和指南上看不到他们的名字,可是他们才是做出了最大贡献和努力。曾经认识一位致力于基础研究的外国女孩,她非常可爱和真诚,每次汇报结束,除了感谢导师和研究小组成员等相关人员,还会很认真地感谢一下,那些为了做实验而牺牲的小动物,每次所有的人都会为之感动和致以热烈的鼓掌,这是不仅是所有科研人员的共鸣,也是所有医务工作者的感受和体会。虽然目前治愈冠心病仍是一个遥远的梦想,很多医务工作者包括我自己,仍在为之奋斗,从基础研究到临床诊疗,每条路都走得磕磕绊绊,每当碰到挫折,几乎准备放弃的一刹那,都会想起病人们充满希翼的祝福和重托,这些就是我们在医学之路上,应该坚持走下去的最简单却又最充分的理由。

  请为病人留下充足的时间

  当年刚刚做住院医生的时候,病历还没有电子化,收一个新病人,要手开化验单,手写大病历和首次病程录,病历要字迹清晰,不能涂改,于是把80%的时间用来做文字工作,仅把20%的时间用于询问病史和体格检查。记得有一次来了一个发热、急性肾功能衰竭的农村病人,我用几分钟时间询问了病史和做了简单体格检查,按照一般的急性肾功能衰竭合并感染处理一下病人,然后立即投入到紧张的文字工作中去了。第二天是主任查房,他在病人床边站了足足有半小时,认真的询问了病史、病人的职业和工作情况,然后做了一遍全身体格检查,最后问我“有没有检查淋巴结,有没有压一下小腿肌肉”,我很困惑的摇摇头,主任很认真地说“这个病人是农民,现在正是秋收的季节,此次发病有发热、急性肾功能衰竭,查体发现球结膜充血,全身多处淋巴结肿大,腓肠肌压痛,这是多么典型的钩端螺旋体病啊。你错过了多少有意义的东西啊,下次请记得多留点时间给病人。”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可是每当我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都会告诫自己,请放慢你的步伐,多留点时间给病人,尽量搜集到完整和准确信息,这样才能使病人尽快得到有效治疗。现在医学进步了,各种各样的检查和化验,大大提高了某些疾病的检出率,大家都过分依赖先进的医疗设备,一些临床基本功已经逐步在退化,很多医生每天只和病人匆匆聊几句,简单的听两下,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悲哀呢。其实,病人不是用一堆影像图片和数据可以简单说明的,一些危重症的疗效观察和疑难杂症的鉴别,靠得就是临床资料的认真积累,问诊和查房时的一个细节,体格检查时的一个小小发现,病人饮食起居的特点和变化,就可能成为决定诊断和治疗的有用线索。现在的病历大多都电子化了,大大节约了医生文字工作的时间,临床医生应该深入病房和门诊,这不仅仅是为了诊断和治疗疾病,同时无形中也拉进了病人和医生之间的距离,有利于建立医患之间信任感和增进医患关系。正确地诊断疾病实非一件易事,需要大量的时间搜集病史、症状、体征、实验室检查和疾病不同阶段的一切表现,并正确分析与综合这些临床材料,请多留点时间留身边的每个病人吧。

  感悟生命的重量

  我想分享的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来大山深处的老人,老人因为腹水待查收入院,我们抽了腹水,根据腹水结果开始了诊断性抗结核治疗,并且预约了一周后的胃镜和肠镜,抗结核治疗的最初几天,腹水没有再增长,病人的胃口也略有好转,老人眼中开始闪烁着明亮的光芒,善良和坚强的老人,我们多么希望他的腹水仅仅是结核性腹腔腹膜炎引起的,然而,两天后的晚上,病情发生了出人意料的变化,腹水疯狂的增长,并且出现了呕血和黑便,于是大家都意识到腹水不是结核性的,而是消化道肿瘤转移引起的,老人也敏感得觉察到了什么,接下来的日子,老人拒绝了一切检查和治疗,他的心愿是回到大山深处的老家,那里才是他生命的最后归宿,临走的那天,我和床位护士送老人出门,老人握着 我的手,黯淡的告诉我“如果还有那么一天,欢迎到大山里来作客”。至今还记得老人临别时的眼神,明明白白得告诉我,生命的份量是何其的沉重,绝望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此后,无论我在临床工作中碰到多少困难,面对多少病人的挑剔和责难,背负了多少误解和委屈,我都会淡然处之,毕竟别人把沉甸甸的生命交付给了你,再多的要求和争执,也都是源于对生命的渴求和尊重啊。我们珍视每一个生命,热爱我们的职业,为着病人每一次的重托而努力工作着,社会上的那些流言蜚语和曲解,自然也是微不足道的。

  科研的压力

  最后再谈谈临床医生是不是应该做科研,这是让很多年轻医生纠结的事情,理由多是临床工作太忙,无法分心做科研之类的,甚至举例国外医生都是以临床工作为主的。近期出国进修,终于有机会近距离接触美国大医院的医生,于是抓了一个机会跟美国医生了解了一下美国的科研状况。美国社区医生的科研压力是相对较小的。美国大医院对医生科研的要求也是非常严格的。年轻医生应聘大医院专科医生fellow职位时,有一项指标就是发表文章的数量,由于职位有限,很多人为了在竞争中脱颖而出,不得不利用假期到医学院做科研,另外一些人则通过读Ph.D学位,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而高年资的医生如果要晋升associate professor或professor,publications和科研项目情况更是硬指标之一。难怪一位心血管介入专家在开会的时候,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美国的心脏介入医生一方面要保证介入治疗的成功率和数量,一方面还要抽时间做点科研,美国人民对我们的期望可不低啊!”由此可见,国内外医学对科研的要求是类似的,因为科研是医学发展的必要手段。在科研中不断尝试和提炼,才能促进医学的进步,选择了医学,就是选择了科研,

  很多医生觉得科研就是搞基础,那些东西离治病救人的理想太遥远了,其实这不是我们拒绝科研的理由。曾和国外一位医学专家闲聊,询问他科研的感想,他说自己不懂分子生物学,也不知道怎么做一个转基因动物,可能也没有机会再去学这些深奥的东西了,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身边的病人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东西需要他去 进一步探索,他手头上有好几个临床研究项目,需要随访很多年,需要积累尽可能多的病例,这些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但是他很享受这个慢慢积累的过程,他相信若干年后不仅可以收获丰厚的成果,当然也能解开他困惑他许久的疑问。因此,科研不仅仅局限于基础研究,有基础研究背景,能够做基础研究固然是好的,除此之外,临床医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点和专科领域,专注临床研究,切切实实的为临床问题寻找答案。细细数来,真正高分的杂志最中意的还是那些临床研究。

  故事就分享到这里,我距离一个成熟的医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和很多年轻医生一样,热爱医学,让我们大家一起互相支持沿着医学这条路,执着而认真的走下去,大医精诚,精勤不倦,不辜负承受生命之重的托付。

  学者小传

  张绘莉,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心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2004年8月在新加坡政府奖学金的支持下,到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药理系攻读博士学位,主要研究方向为新型气体介质硫化氢与急性炎症性疾病的关系及分子机制,获得博士学位后,留校完成了博士后培训。2008年8月回国后至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心内科工作,主要负责心内科危重症的诊疗,无创性心功能检测和评估工作。在教学方面,主要负责临床医学系学生的临床教学和学士学位论文的写作,其中2篇论文被评为交大医学院优秀毕业论文,同时在交大医学院医学教学课题的资助下,积极探索新型教学模式在心内科医学教育中的应用。结合心内科临床工作的特点,目前的研究方向为硫化氢与动脉粥样硬化性疾病的相关性及机制,并积极探索新型硫化氢释放药物及其在心血管内科的应用前景。以项目负责人身份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一项,并获得上海科委浦江人才计划和交大医学院新百人计划的资助,以及上海教委等多项课题资助。目前已发表各类SCI文章二十篇,其中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SCI文章9篇,并有2篇第一作者文章被免疫界权威杂志《Journal of Immunology》收录,并在多次参加国际学术会议交流和通过大会演讲汇报相关的科研成果。

本文由学信档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北京大学王一方教授应邀来我校举行,承受生命